• <table id="usmkh"></table>

    <track id="usmkh"><span id="usmkh"><ol id="usmkh"></ol></span></track>
  • <pre id="usmkh"><label id="usmkh"><menu id="usmkh"></menu></label></pre>

  • <p id="usmkh"></p>
  • <td id="usmkh"><strike id="usmkh"></strike></td>
  • 淄博新聞網首頁 - 讀報 - 時政 - 視頻 - 要聞 - 時評 - 教育 - 藝術 - 文旅 - 汽車 - 警界 - 文學 - 圖文 - 推薦 - 曝光 - 專題 - 健康 - 金融 - 便民
    山路上母親蹣跚的腳步,一路追尋著兒子的足跡。原創
    走過萬水千山去看你
    2022-07-14 09:14:52
    字號:   打印
    少先隊員聽焦媽媽講焦裕祿的故事
    闞家泉
    拐彎處,把突出的墻角從一人多高的地方抹去,避讓行人,謂之“拐彎抹角”。
    焦家小院南屋


    淄博新聞網訊(全媒體記者 董振霞 劉淼 李可孝 楊靖)2016年,習近平總書記在第一屆全國文明家庭表彰大會上強調,各級領導干部要“向焦裕祿、谷文昌、楊善洲等同志學習,做家風建設的表率”。焦裕祿是黨和人民的好干部,他有一位明事理、顧大局、勤勞善良的母親。焦裕祿的成長和工作,離不開母親的教育、理解和支持。

    始建于1899年的博山火車站,記錄了焦裕祿來去匆匆的腳步,那里也是母親走過最多的地方。

    采訪中北崮山村的村民們說起焦裕祿的母親,一句話讓記者印象深刻。焦母說:“天上一顆星,地上一個人。人行得正,走得端,天上的星就是亮的,一旦他走偏了路,他的星就暗了?!边@句話不斷出現在焦家后人的回憶錄里,也被焦裕祿記了一輩子。

    母親的叮囑一直刻錄在焦裕祿心頭,也成為他的人生坐標,被他用行動記了一輩子。他走的每一步,都以“行得正,走得端,不走偏路”為信條。

    母親說再窮也要送兒上學堂

    焦裕祿的母親李星英,1892年出生在南崮山村一個木匠家庭。見過晚年李星英的人都說,老太太是一個勤儉耐勞、樂觀善良的人。雖然李星英沒有上過一天學堂,但卻聰慧要強,非常能干,是家里的頂梁柱。在焦守云的記憶里,奶奶是個堅強的女人,從嫁到焦家那天起,她就撐起了這個家的半邊天。她性格開朗,在村里人緣極好。

    盡管家里有一個祖傳的油坊,還有兩畝山地,但亂世,再加上各種自然災害接踵而至,焦家的日子并不好過。一家三代人一年辛苦勞作,也不過就是混個溫飽。

    家里窮,但焦裕祿八歲那年,母親卻執意要送兒子進學堂。焦守云在回憶錄中說,祖母對送父親上學一事十分執著。她說:“窮人不認字,一輩子是受人欺侮的命?!?/p>

    上學的日子是最開心的一段歲月。焦裕祿的發小,他當年的同伴陳壬年還記得,每天放學時,焦裕祿的母親總站在門口迎著,手里捏把小笤帚,給他全身上下掃一遍。焦守云也在《我的父親焦裕祿》中回憶說,祖母十分注重對孩子們的品性培養。他叮囑兒子:“咱家里窮,但穿出去的衣裳,一定要干干凈凈?!?/p>

    那是一家人最愜意的一段時光,但突如其來的變故打亂了他們的生活。

    老母親挨家挨戶借錢救兒子

    1937年12月28日,一個500多人的日本鬼子聯隊占領了博山縣城,又在周邊25個村設立了據點。崮山是交通樞紐,自然成為日偽軍的重點把守區域。

    與當時村里大多數人家一樣,因為戰亂,焦家的生計開始變得艱難。家里油坊開不下去了,焦家從自耕農跌落到吃不飽飯的貧困境地。母親李星英每日披星戴月,操持完家里,還去地里幫忙干活,在村民們的記憶里,她播種、收割、拾柴、剜菜,樣樣都是一把好手。一家人的衣服鞋襪,也都總是被她縫補得整整齊齊,洗得干干凈凈。

    1941年,博山大旱,糧食幾乎絕收,焦家不僅吃不飽飯,而且還欠下了外債,父親焦方田走投無路被逼懸梁自盡。重擊之下,焦裕祿的爺爺焦念禮病倒在床,焦裕祿的哥哥漂泊在外,一時聯系不上,父老子幼,全家的重擔都壓在了母親李星英的肩上。李星英咬緊牙關,支撐著這個風雨飄搖的家,她對兒子說:“你給娘記住,人到啥時候都不能塌了脊梁骨?!蹦赣H的這句話深深地印刻在焦裕祿的心底,成了他一生堅守的做人原則。

    父親去世后,19歲的焦裕祿與母親一起擔負起了養家糊口的重擔。屋漏偏逢連陰雨,1942年,日寇開始強化治安,焦裕祿以“共黨嫌疑分子”的罪名被抓到了博山監獄。

    為了救出兒子,從不愿求人的焦母挨門挨戶去借錢了。村民鄭汝仁說,當年常聽祖父說起焦裕祿的事,村里人都稱贊焦母“是個有血性,有志氣的女人”。焦守云后來回憶說,當時,祖母也借到了幾塊大洋,她發誓要救出兒子,但救兒的路卻如此艱難。

    山路彎彎走著一位救兒的母親

    村里幾位現在已八九十歲的老人還記得,當年,為了救出兒子,焦母背起藍花布包袱,顛著一雙小腳走上了通往縣城的山路。那個冬天,特別冷。走在山路上,強勁的山風吹得人趔趔趄趄,但小腳的焦母卻一直堅持著沒有回頭。

    焦守云回憶說,當時,祖母多方奔走求告,甚至變賣了家里最后的兩畝山地和油坊,救兒出獄成了她的執念。再多的艱難險阻,也沒能擋住母親救兒的腳步。從北崮山村到博山縣城,往返七十多里山路,她風雨無阻,每隔一天就跑一趟博山縣城。三個月,近一百天,母親跑了50多個來回,走了三千五百多里山路。

    救兒的事無望,但這每一個來回里,都有一位母親對兒子的深深牽掛。

    山路悠長,路上的每一個身影,在母親眼里都像自己朝思暮想的兒子。

    “她一雙小腳,不管風天、雨天、雪天,風雨無阻?!贝謇锏睦先藗冋f,真不知道她是怎么堅持下來的。

    送兒參加革命要他為國盡忠

    1945年秋天,焦裕祿回到家鄉,加入了村里的民兵隊伍,走上了革命道路。

    采訪中85歲的村民鄭貴成告訴記者,他祖父還跟他說起焦裕祿當民兵后的情景?!按逦黝^有棵大槐樹,焦裕祿經常在大槐樹下練刺殺?!贝迕襦嵢耆收f,他也聽父親說起焦裕祿,那時候,焦裕祿是武裝民兵,他跟村里的其他民兵一起練刺殺時,村里的孩子們還圍著看,心里十分羨慕。

    看著英俊的兒子有出息,能為國盡忠了,那時候的老母親一定高興地合不攏嘴。

    史料記載,由于參加工作表現積極,1946年1月,焦裕祿在家鄉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。1947年7月,解放戰爭進入戰略反攻階段,中央華東局為配合主力部隊作戰,決定從各解放區抽調大批政治覺悟高、思想作風好、有一定指揮能力和工作經驗的干部,隨軍南下,支援和發展解放區。焦裕祿得到消息后,立即向黨組織提出了申請,但負責這項工作的領導趙仲三考慮到他家的情況,沒有馬上答應,而是讓他回家跟母親商量商量,不得到家里同意,不讓他去。

    焦裕祿高興地回到家跟母親商量。當時已50多歲的李星英,長年辛勞身體已大不如前,盡管萬般不舍,但她最終還是決定支持兒子的革命工作。焦裕祿再次告別母親,踏上了人生新的征程。

    村里一些老人說起當年的情形,還紛紛贊揚焦家養了一個有出息的孩子。焦裕祿剛離開家鄉的頭幾年,李星英度日如年,對兒子的思念與日俱增。她左思右盼,日盼夜盼,終于盼到了一封來信。她按照兒子來信的地址,執著地去找尋。終于在尉氏縣找到了焦裕祿。

    由于焦裕祿工作認真負責,能夠與群眾打成一片,當地人都很喜歡他,見到李星英都尊敬地稱呼她“焦媽媽”,母親十分欣慰。

    焦守云回憶說,祖母做的煎餅,是焦裕祿做夢都想吃的美味。每到一個地方,他都有個打算,生活安定下來就回家看看??墒强傆羞@樣那樣的工作,絆住了他的腳步。

    知道兒子的念想,隔著千山萬水,小腳的母親年復一年走在尋兒的路上?!案赣H在尉氏工作時,奶奶找到那里,父親去了洛陽,奶奶又追到洛陽。到了蘭考也是一年一趟?!苯故卦苹貞浾f,父親又穿上了奶奶做的鞋,臉上的笑容她一直記到現在。

    焦守云還記得,那年,焦裕祿在蘭考,祖母從山東老家來探望父親。祖母從火車上走下來,挎著一個籃子。焦裕祿帶著一家人等在火車站,看到祖母的那一瞬間熱淚盈眶,說:“俺想娘,天天做夢想?!?/p>

    母親的籃子里裝了腌香椿芽咸菜。她說,那是自家院里那棵香椿樹上長的,今年那棵樹長得旺盛?;@子里還有她親手給兒子做的千層底布鞋。兒子要去開會了,看著母親滿臉歉意,可母親說:“你在縣里當家,忙的是大事。娘懂?!?/p>

    開完一個造林現場會回到家,已是深夜。母親還沒睡,一直等著兒子回來。她叮囑兒子“干啥事都要干好”。在蘭考,她眼見著兒子天天在做好事,她說自己放心了,只是看兒子臉色不好,她掛念兒子的身體。

    回家前一夜,母親幾乎一夜未睡,教會了兒媳攤煎餅。

    回望來路家門前有母親身影

    焦裕祿一生記著母親的叮囑,她說:“人到啥時候都得把腰板挺起來,腰一塌人就垮了?!笨恐@句話,焦裕祿一生挺直了腰桿,每一步都走得端方。

    1964年冬天,焦裕祿向黨組織借了300元舉家返鄉,與母親過了最后一個春節。焦守云還記得,大年初二,奶奶一早就起來忙活,她在堂屋地上灑了水,仔細地清掃。掃完地,她坐在鏡子前梳頭,焦裕祿也早早地起來陪母親,他接過梳子給母親梳頭,母親的頭發全白了。

    沒想到,那是與家鄉的永別。離開家的時候,走過一座山嶺的焦裕祿,向來路回望,母親還定定地站在那里。

    再次相見,兒子已住進了醫院。相隔十多年,母子倆第一次朝夕相處。焦守云說,父親去世,追悼會上,無數人安慰著承受巨大失子之痛的祖母,堅強的她卻沉默著一滴眼淚也沒流。她說,兒媳還年輕,她若是哭了兒媳會挺不住。

    后來,老人問蘭考縣領導:“裕祿完成黨交給的任務了嗎?”縣領導說:“完成了,完成得很好,很出色!”老人接著問:“裕祿對得起毛主席了嗎?”對方回說:“對得起啦,很對得起毛主席啦!”聽到這句話,老人欣慰地點點頭,眼圈紅了。

    四天后,李星英回了老家。焦裕祿的侄媳婦趙新愛還記得,在八陡火車站,剛下火車,踏上老家的土地,老人就再也邁不動步子。白發蒼蒼的她跌坐在地上,放聲大哭,哭得驚天動地,拉都拉不起來。

    1966年2月7日,當新華社記者穆青采寫的《縣委書記的榜樣——焦裕祿》,通過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傳遍全國時,北崮山這個地圖上都找不到的小村莊也一夜成名。此后,全國甚至世界各地的青年,一波又一波地前來瞻仰焦裕祿故居。

    “每天早上,奶奶就搬著南屋里的那把羅圈椅,坐在院子里,為那些熱血沸騰的年輕人講二叔的故事。每天要接待幾百甚至上千人?!壁w新愛說,這是焦家小院的高光時刻,也是母親懷念兒子的獨特方式。

    隔著萬水千山,坐在故居的小院里,母親眼里依然全是兒子的身影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編輯:王磊
    關于本站 | 媒體合作 | 廣告刊登 | 版權聲明 | 聯系我們 | 友情鏈接 | 站長統計
    魯ICP備05024485號-2 淄博日報傳媒集團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
    五十路 国产一区二区三区

  • <table id="usmkh"></table>

    <track id="usmkh"><span id="usmkh"><ol id="usmkh"></ol></span></track>
  • <pre id="usmkh"><label id="usmkh"><menu id="usmkh"></menu></label></pre>

  • <p id="usmkh"></p>
  • <td id="usmkh"><strike id="usmkh"></strike></td>